笔趣阁

55第五十五章 谈子嗣春风一度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赵贞搂着朱紫站了一会儿,他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脑子里晕晕乎乎的,腾云驾雾一般感觉什么都在晃。

????朱紫知道他真的是喝多了,就难得温柔地说:“咱们睡去吧!”

????赵贞“嗯”了一声,揽着朱紫的腰肢,向床走去。

????到了床边,朱紫拉着赵贞,让他在床边坐了下来。

????然后开始帮他脱衣服。赵贞乖乖地坐在床边,朱紫让抬左胳膊就抬左胳膊,朱紫让抬右胳膊就抬右胳膊,乖得不得了。

????把他外面的红礼服和里面的中衣脱下来之后,赵贞变成了上身□下面穿着白色亵裤的状态。

????看着这样呆呆的赵贞,朱紫起了觉得很好玩,她的手在他身上缓缓滑动,抚摸他的脖子,肩膀,锁骨,胸前,最后,两手落在了赵贞腰间的腰带上。

????朱紫没有立即去解赵贞的腰带,而是仰首看着赵贞。赵贞也在垂眸看她,秀眉微微皱起,潋滟凤眼被浓长的睫毛遮挡住了,有些迷离又有些不解。

????朱紫看着他微微一笑,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形,然后低头解开了赵贞的腰带。

????腰带一解开,白色软绫质地的裤子立刻滑溜溜地溜了下去,堆到了赵贞的脚踝上。

????朱紫蹲了下来,温柔凝视前方的赵贞的小兄弟。这位小兄弟平时横冲直撞颇为凶猛,此时却在过量酒精的作用下,温和地偃旗息鼓休养生息着。

????朱紫看看眼前赵贞的小兄弟,再仰首看看眼光迷蒙呆站着的赵贞那俊美的脸,心里像钻入了一只小虫子,麻麻痒痒的,手指头也痒痒的。她的心里还没想好该不该做,手指头却已经贱兮兮地自动伸了出去,在赵贞软绵绵垂下来的小兄弟上轻轻捏了一下。

????赵贞似乎感觉到了,但是只是垂了下眼帘,然后又看向别处,在此过程中,浓密而长的眼睫毛像小扇子一般扇了一扇。

????朱紫索性蹲下-身子,伸手又揉又搓蹂躏不止。揉了半天,赵贞的小兄弟依旧安睡如故。

????挑逗没有效果,朱紫起了不愿服输的心,把脸贴了上去,尽力含住。

????赵贞闭着眼躺在床上,只觉得自己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晕乎,一会儿迷乱一会儿舒爽,一会儿如在云端快活无比一会儿又急不可耐亟待发泄。

????在迷乱中,他把朱紫向后推倒,然后压了上去。

????在即将发射的那一瞬间,赵贞彻底清醒了过来,顿了顿,他咬紧牙关把那个物件拔了出来。

????赵贞翻身背对着朱紫,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朱紫一下子从极致的快-感没有过渡直接变成了空虚难耐,不由骨头作痒身子发酥。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从背后贴住赵贞,一边磨蹭一边哼唧着。

????赵贞再也忍耐不住,翻身过来一把把她抱在怀中,一下下吻着她的唇,低声解释道“咱们府里的大夫,就是白天给你诊过脉的那个许文举,他对我说喝过酒行房的话,很容易生出傻瓜孩子。”

????这个时候,赵贞是真的完全清醒了。他的下面虽然因为年青气盛依旧直戳戳的,可是他的思维已经很明晰:“要是南安王府的世子是个傻子,那他的弟弟妹妹该依靠谁去啊!”

????赵贞想到那副场景心里就怕得不得了。以前他一直天不怕地不怕,混世魔王一般,可许文举闲谈时随意说的那句话却吓着了他。

????他觉得就算是老天非要赐给他和朱紫一个不聪明的孩子,这也没什么;但这个孩子绝对不能是他的长子。他的长子是要做世子要陪他上战场要当南疆未来的王的,若是个傻子那可怎么办?

????他把朱紫揽在怀里,耐心地对她说道:“我的王位是我出生入死挣来的世袭罔替,咱俩生孩子可得小心啊!”

????朱紫早就听得呆住了。

????她这才明白这次回到润阳后赵贞为什么几天才做一次,而且自己不喝酒也不许自己喝酒。

????原来如此。

????朱紫笑着伏在赵贞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赵贞秀眉一挑:“你真的愿意?”

????朱紫轻哼了一声。

????赵贞大喜,一把推倒朱紫,压了上去。

????这下赵贞一开始就是狂风暴雨。

????朱紫在这场狂风暴雨中,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

????她一感受到赵贞那里出现异常,马上推开了他。

????一时事毕,赵贞躺在朱紫旁边,四肢舒展地胡乱摊在床上,回味不已地对朱紫说:“下回我要喝酒了还这么来!”

????朱紫不理他,蜷缩成一团,也只留给他一个背。

????赵贞回味良久,伸出手臂把朱紫揽在自己臂弯里,拉开被子盖好,又随手放下了帐子。

????此时,帐外依旧红烛高烧,帐内却是春宵香暖,赵贞原先的酒意早就没了,想到刚才情景,他心里只是作痒,老想问一问朱紫。

????问吧,又怕朱紫嫌自己不正经,不问吧,好奇心太强。

????最后,朱紫迷迷糊糊快要睡了,却又被赵贞乱摸的手给摸醒,随意呢喃了一声:“做什么呢?”

????赵贞嘴唇凑到她耳边,低低问道:“朱紫,刚才是什么味道?味道和不喝酒时一样不一样?”

????朱紫没想到在床上一向只管埋头苦干从不多言多语的赵贞居然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本来朦胧的脑子一下子也清醒了,她想了想,才道:“今日有些甜。”

????赵贞的问题得到了解答,很是宽慰,抱着朱紫不再乱动了。

????过了一会儿,被他弄得还清醒着的朱紫刚想对他说些什么,扭头一看,赵贞已经侧着身子睡着了,鼻息均匀面容放松。

????被进入甜蜜梦乡的赵贞紧紧搂抱着的朱紫悲催地失眠了。

????一直到天蒙蒙亮,朱紫才朦胧入睡。

????赵贞很早就起来了。临走前,他叫醒朱紫,絮絮叨叨地交待着:“我要去润阳东南的云泽湿地,八月十五你的生日怕是不能回来了,我会命润阳的贵妇们陪你的......”

????朱紫半梦半醒听着他说话,她想说自己并不需要那些贵妇陪,可是眼皮沉重的好像要粘在一起,似乎随时都能堕入深重睡眠,根本说不出话来。

????赵贞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这才起身离开了。

????朱紫一直睡到了中午才醒了过来。

????她并没有急着起床,而是躺在床上冷静地思考:王爷和我,到底谁更猥琐呢?是平时道貌岸然冷静淡定床上却生龙活虎横冲直撞的王爷,还是老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昨夜却把王爷给强了的我呢?

????这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接着,她又开始思考赵贞在床上所说的子嗣问题。

????思考良久之后,她心里逐渐有了模模糊糊的喜悦。可是转念一想:男人在床上而且是喝醉酒之后说的话能是真的吗?

????这是一个值得慎重思考的问题。

????与此同时,骑在马上奔赴云泽湿地的南安王爷赵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上虽然平静,可心里美滋滋的:难道朱紫已经开始思念我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贞就出去了。他要带着新军和骁骑到南疆东南方的云泽湿地演练,以使新军和骁骑能够在北疆和乌吐国之间长达千里的阚泽湿地作战。

????如果新军和骁骑能够适应湿地作战的话,赵贞预备把他麾下的近四十万军队统统调过来进行适应训练,同时开始制定未来对乌吐国的作战策略。

????这天早晨赵贞起床离开之后,朱紫不好意思再睡了,也从床上爬了起来。

????清水和清珠侍候朱紫洗漱完毕,清波和清泉开始帮朱紫梳头发。

????这时候胡妈妈和银铃也过来了。

????当看到朱紫眼下那抹若有似无的青痕的时候,胡妈妈和银铃先是愣了愣,然后笑了。

????朱紫认为她们笑得很猥琐。

????她很想解释说姐不是纵欲过度姐是失眠了,可是嘴张了又张,最后又咽了下去。

????胡妈妈是来指挥清波和清泉给朱紫梳头的。

????清波把朱紫的长发梳理通顺指挥,胡妈妈看了看,然后道:“给朱夫人梳个盘桓髻吧!”

????清波答应了一声,将头发分成一股股,接过清泉递过来的丝线将将头发拢结系起,然后开始盘叠。盘好之后,胡妈妈递过来一支碧玉金步摇,清波小心地插戴上了。

????梳好发髻,那边银铃已经带着清水清珠把要穿的外衣找好了,朱紫一看,上面是一件浅紫绣折枝花卉的窄袖衣,下面是白色的千褶裙,也就没说什么。

????打扮好之后,朱紫在清水清珠捧着的水晶镜中照了照,自觉清淡素雅,很是满意。

????这时银铃方道:“润阳孙知府夫人田氏、金总兵夫人姚氏候见。”

????朱紫这才明白为什么银铃这么早把自己给弄起来了,心里颇不好意思:“我起来太晚了吧,让人家久等多不好!”

????胡妈妈笑道:“夫人且放宽心,只能是她们看您脸色,可没您看她们眼色的道理!”又怕朱紫着急,解释道:“大雁陪着她们坐着呢!”

????话是这样说,朱紫还是感到很不安。

????这时候,小丫头已经把饭摆好了,是朱紫昨天就吩咐过的酸辣汤配小笼包。

????一闻到酸辣汤的味道,朱紫的肚子立刻咕咕叫起来。

????朱紫在食欲和礼貌之间苦苦挣扎,最后食欲完胜!

????她自我安慰地吩咐银铃:“让人给大雁捎个信,对这两位夫人热情一点!”

????朱紫喝了一大口酸辣汤,再一口吞下个小笼包,觉得幸福极了。

????银铃在一旁为等一会儿的接见做功课:“润阳孙知府的夫人田氏,闺名唤作桂琴,出身南疆世家田家,不过是旁支。田氏为人严肃端方,颇重礼节,讲究嫡庶之分。”

????银铃看了一眼正在吃小笼包的朱紫,觉得夫人真是厉害,这么着大吃大喝的,居然看起来很优雅。

????她又补充了一句:“田氏如果不识趣,夫人大可晾着她!”

????朱紫点了点头,继续喝汤。

????银铃接着科普:“金总兵的夫人姚氏,闺名唤作瑞霞,美姿容,善修饰,其父姚木林官居二品,为人高傲但——”她沉思了一下,接着道:“表里不一!”

????朱紫吃完了早饭,也听完了科普,可是对见这两个人却真是一点兴趣都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有点重口的第一更奉上!

????谢谢大家的留言,谢谢szserin、烦烦和123456三位亲的地雷哦!

????被举报了!大肆修文!

????很郁闷,哪里有性器官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