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3第二十三章 离润阳乍闻噩耗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赵贞在前,朱紫紧跟在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外院门口。赵英赵勇牵着赵贞的乌云踏雪立在门外,另有小厮驾着车子也在外面等着。

????赵贞不想当着奴才的面表演依依不舍,于是冷静自持地站在门前,预备目送朱紫离去。

????小厮摆好脚蹬,朱紫知道要登车了,可她还牵挂着绿霞,于是就故意磨蹭着,一共三级的脚蹬恨不得花上一个时辰来登。

????赵贞看她这蜗牛爬的速度,还以为她留恋自己,心里一阵感动,扬起秀眉,正要开口,忽然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抬眸一看,那边甬道上一个丫鬟正一手一个包袱狂奔而来。

????他看向朱紫。

????果然,朱紫看到那个女孩子,一下子就跳下上了一半的脚蹬,笑着向那个女孩子招手。

????绿霞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见王爷也在车旁站着,忙给王爷见礼,然后才笑着对朱紫说:“幸好通知得及时啊,好在赶上了!”

????朱紫看绿霞的脸因为奔跑红扑扑的,额角还有些汗迹,忙拿出帕子帮她擦拭了一下。她先把绿霞扶上车,这才准备也进去。

????赵贞站在门前,看着朱紫的背影,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揪一揪的,他叫了一声:“朱紫——”

????朱紫已经一脚踩在了脚蹬上,听到赵贞的声音,忙回头看着他。

????赵贞看她双目盈盈如水望着自己,顿了顿,才道:“路上不要淘气!”

????朱紫点了点头,也望着他,半日方道:“你也要小心。”

????赵贞看着她已经湿润的①38看书网步走上前,俯下-身来低声道:“到了京城码头我去接你!”

????朱紫“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赵贞后退几步,又恢复了清冷自持的模样。

????赵英赵勇立在一边,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自家王爷表演“院门”送别,感觉真是怪异,不过是个通房罢了,搁得住这么依依不舍么!

????朱紫的车消失在甬路尽头,赵贞也出发去了军营。

????车子驶出了王府,绿霞才小声道:“王爷对你是真的好啊!”

????朱紫心里正难受呢,闻言也只是苦笑了一下,并不多说。

????车子到了码头,早有王府船上的管事过来接应。朱紫和绿霞携手下了车,走上浮桥。

????码头边停着两艘船,不算华丽,船身上都画着南安王府标记。管事领着朱紫和绿霞上了前面那艘船。

????到了船上,一个面目慈祥的妈妈和一个清秀的十六七岁的丫头已经候在甲板上了——原来这就是王爷说的胡妈妈和银铃啊!胡妈妈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大眼睛瘦长脸,瘦瘦高高的,一脸的笑。银铃十六七岁的样子,生得甚是普通,就是力气极大,从管事手里接过朱紫的行李,一把就提进了舱房。

????朱紫牢记赵贞的叮嘱,和胡妈妈银铃寒暄之后,拉着绿霞一直呆在舱房里睡觉,一直到开船都没有出来。

????她们是清晨出发的,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银铃把饭菜送到了舱房里,朱紫和绿霞在舱房里把午饭解决了。

????傍晚的时候,朱紫和绿霞实在是有些闷了,就到甲板上去玩。此时夕阳西下,宽阔的河面被映成了金色,望向远处,只觉得水天一色,令人心胸开阔一涤浊气。

????朱紫正在看远方的隐隐青山,绿霞轻轻捅了她一下,朱紫顺着她的眼睛看去,不由得呆住了。

????和她们并排的那艘船的甲板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几个华衣绣服的美人,正在指点着水面谈笑,声音柔美悦耳,就是听不懂说的是什么——这不是那四位苏州美人儿么!

????因为心里隐隐约约的妒忌,朱紫对这四位美人儿印象深刻之极,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她们分别叫明月、寒星、玉莲和秋桐。

????此时朱紫所在的那艘船同明月她们所在的那艘船是并驾齐驱的状态,彼此之间距离很近。

????朱紫没有说话,心里乱糟糟的。

????她没想到原来不光自己要随着王爷入京,原来这四位大美人也要跟着王爷入京。

????朱紫得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不是酸溜溜的,只是一种无力感:男人,真的是感官动物啊!

????她勉强笑了笑,扬起手晃了晃,算是打了个招呼。

????那四位美人仿佛没看到朱紫似的,没有一点回应。

????朱紫讪讪地放下了手,去看绿霞,这才发现绿霞没看那几位美人儿。她有些好奇,顺着绿霞的眼睛看过去。

????朱紫看到了一位很年轻的妈妈打扮的高大女的,正远远站在四美身后的甲板上,眼睛似乎没往这边看。

????她再看看绿霞,发现绿霞身子前倾,眼睛睁的大大的,死死盯着那个妈妈。

????“绿霞,怎么了?”朱紫悄悄问绿霞。

????“啊?”绿霞瞬间恢复了原状,“没什么!”

????她拉着朱紫往舱里进:“外面风挺大的,进去吧!”

????直觉告诉朱紫,不会这么简单,她回头去看那个妈妈,发现她已经不见了,甲板上只剩下秋桐寒星她们带着小丫头站在那里。

????回到舱房绿霞就开始发呆。

????看到秋桐她们之后,朱紫的心里也很乱。

????她知道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很多,自己为这个难受的话,将来不是要郁闷死了?

????为了平静心绪,朱紫从行李里面找出针线等物,开始做鞋子。

????太阳落山了,最后一丝夕照也消失在西方的天际。船舱里也暗了下来。

????绿霞回过神来,发现朱紫在做一看就是男人要穿的大鞋鞋帮,想起不久前看到的那艘船上的那几位美人,她心里也为朱紫难受,迟疑了一下,方道:“朱紫,有一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事情啊?”朱紫把针插在鞋帮上,笑盈盈看着绿霞。

????绿霞看着她纯净如水的眸子,心里很是后悔对她提起这个话题,可是不说的话又担心朱紫:“舱里不方便,咱俩到外面去吧!”

????朱紫忙和胡妈妈银铃说了一声,然后和绿霞一起出了舱房,再次来到了甲板上。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时分,除了船行驶时发出的声音,周围静悄悄的。

????绿霞搂着朱紫,压低声音道:“我们正院的大丫鬟静心,你认识的。她家里是宫里贵妃娘娘的陪房,她四姑姑嫁给了高尚①38看书网房的高大林,这些话都是从她姑姑姑父那里听来的!”

????听到这里,朱紫已经猜到了一点,心跳开始加速,太阳穴也有些震动。她镇定了一下,维持着脸上的笑:“吞吞吐吐做什么,还不快说!”

????绿霞伸手握住她的手,这才接着道:“静心说,高尚书府里都传着这次进京,贵妃娘娘是要给咱们王爷说亲的!”

????朱紫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会来,逃不过的还是逃不过。她把脸移开,眼睛望着被暮光笼罩的碧波粼粼的水面,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早就猜到了,毕竟,毕竟王爷都满十八岁了!”

????绿霞看着她,发现她的脊背微微颤抖,心里也是难过,伸出双臂抱住了她,喃喃道:“我们这样的人,我们这样的人想好好活着怎么就这么难!”

????秋风吹干了朱紫眼睛里的泪水。她笑着对绿霞说:“现在府里只有王爷,我就对王爷尽心;将来王妃进了府,我就对王妃尽忠——总能活下去的!”

????绿霞想到那个招惹了自己却想一走了之的人,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不过她素来坚强,很快就振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