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4第十四章 小离别朱紫猜疑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123456和水心清湄的霸王票,谢谢大家的留言和收藏!


  朱紫□入口处针扎一样的疼,可最里面却在赵贞的急速□中快感涌动,不多时,身下一紧,花心乍收乍放,正在此时,赵贞达到了顶点,一股热流喷出,朱紫下-身一阵痉挛,整个甬道失控般急剧收缩夹缠,她控制不住那里,心脏也跳得好像要蹦出胸腔,她像是漂浮在半空无所依傍,恨不得抓住什么东西才好,实在受熬不住,她双手抱紧了赵贞的腰。过了好久,她下-身依旧在痉挛。

????赵贞趴在朱紫身上喘息着,过了一会儿才翻身下来,在床外边躺了下来。

????躺了一会儿之后,他碰碰朱紫,发现朱紫已经睡着了。

????赵贞起身找到了刚才的药膏,先拿块丝帕草草地帮朱紫抹了几下,然后蘸了点药膏,涂抹在朱紫下面。

????做完这些,他也觉得挺累,帐子都没放下来就熄了灯烛。赵贞拉起被子,把朱紫抱在怀里,摸了摸,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很快就睡了。

????良久之后,一直闭着眼睛装睡的朱紫听到了赵贞有规律的呼吸声,知道他睡着了,这才拿开他的手臂,挣扎着侧起身子,静静地看着他。

????现在正是初秋天气,颇为凉爽,因为内院里没有别人,所以卧室的窗子是开着的。此时已是后半夜,外面明月高悬,白泠泠的月光照在了床边的赵贞身上。

????月下观美人,绝对是比白天更好看的。月下的赵贞,因为睡着了,面部表情放松,看上去美好精致得不像真人。

????看着他画一样漂亮的脸,朱紫觉得很幸福,偷偷俯下-身来,在赵贞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吻了一下。

????她的眼睛往下移,想到被子下那套器具,下身就又开始针扎一样的疼,简直有些痛不欲生。

????朱紫忍着疼,缓缓躺了下来,光裸的腿紧紧贴着赵贞修长的腿,慢慢蹭了蹭,光滑细嫩的肌肤触上赵贞略略粗糙的肌肤,竟然有一种莫可名状的快-感。

????两人并排躺着,朱紫用脚轻轻摩挲着赵贞的腿,在肌肤相触的快-感和牵动下-身带来的刺痛中进入了梦乡。

????早上朱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红日初升时候,赵贞当然已经不见了。

????他每天的行程都安排的满满的,只有洗澡和睡觉才会回内院。

????朱紫掀开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自己一个人发了阵呆。

????她梳洗后来到外院值事房,发现陶妈妈和静怡正等在那里,一碗避子汤早就晾凉了。

????凉了的药液更是难喝。

????朱紫一口气喝了下去。心里苦笑:王爷对避子汤倒是挺执着的,每次都忘不了。

????看着朱紫喝了避子汤,陶妈妈把一碟蜜枣递了过来,脸上有些担心:“朱紫,嘴里发苦的话就吃这个!”

????朱紫接过碟子,捻了一个蜜枣放入口中。

????“真甜!”她看着陶妈妈笑了。

????陶妈妈也笑了。

????陶妈妈离开之后,静怡正要端着空碗离开,看见朱紫正在用一方上好的丝帕轻轻揩拭嘴角,觉得她说不出的做作和碍眼,实在有些忍不住,勉强笑了笑,道:“朱姑娘,这段时间王爷就偏劳姑娘你了,不过不用担心,已经接到消息了,北静王府年前在苏州采买了几个女孩子要送给咱们王爷,听说色艺双绝,不日就要送到,到时候就分分你的劳,你就可以好好歇歇了!”

????看到朱紫一下子变得苍白的脸,静怡觉得很是快意,端着碗离去了。

????这一夜赵贞没有回来。

????朱紫没敢往床上睡。

????这几个月来,对于赵贞,她已经了解一些了。赵贞可以在床上和她调笑,但只要牵涉到身份地位规矩什么的,绝对没有通融余地的。

????她在脚踏上睡了下来。

????清冷的月光依旧从大开的窗子射了进来,照在睡在脚踏的朱紫身上。她算了算,今日是七月十五,那么,下个月这一天自己就满十六岁了,该想办法把攒的银子全捎回家里去了。

????她身子累极了,可是大脑很兴奋。

????朱紫开始猜想赵贞此时在做什么。

????可是无论怎么猜,最后的结论都是赵贞正在外面胡搞。

????他一旦明白了男女之事,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定是没个餍足。自己满足不了他,他自然到外面去寻开心了。

????再说了,府里虽说没有几个美貌丫鬟,别的达官贵人自会送一批过来!

????苏州的女孩子一定温柔似水清新柔美苗条可爱,正好是赵贞喜欢的类型。他一向嫌弃自己肥,到时候自己一定是要靠边站的了!

????朱紫知道自己对赵贞是单恋,心里骂自己贱,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赵贞,想他波光潋滟的凤眼,想他结实有力的拥抱,想他的冷淡,想他的……

????朱紫越想越难过,最后忍不住哭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赵贞都没有回来。

????朱紫也不敢找赵贞的小厮去打听,只好闷声不响地在房里做活,打扫打扫卫生,整理整理房间,洗洗涮涮的忙个不停。

????这些原本不用她来做的,她只负责侍候王爷。

????白天一直在忙活,倒还好过,只是到了夜晚,孤枕独衾的,再加上想象力比较丰富,就比较难过了。

????也就五六天时间,朱紫已经憔悴了不少。

????这天晚上天一擦黑就开始刮起了风,风越刮越大,渐渐有飞沙走石之势,刮得窗户摇撼不已,偶尔传来树枝被折断发出的“噼啪”声。北方的春天素来如此,朱紫打小就习惯了。可是润阳位置靠南一点,朱紫来到润阳已经一年多了,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天气,听着外面传来的呼呼风声,她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意乱,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心里只想到“风高杀人夜,月黑放火天”。

????已经快子时了,王爷还没有回来。

????她想赵贞,想得心都疼了;她又不想赵贞,因为下面还在隐隐约约发疼。

????正在这时,内院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朱姑娘,王爷回来了!”

????朱紫忙掀开被子披上衣服迎了出去。

????帮赵贞脱了外面的披风之后,小丫鬟从外面端了热水过来,她忙拧了块热毛巾。

????朱紫看着赵贞满面的风尘之色,很是怜惜,一边踮起脚跟用热毛巾擦赵贞的脸,一边唠叨道:“这么大的风沙,王爷也不知道早些回来;就算有事耽搁得晚了,也该找个合适地方歇了才是,看这满脸的沙……”

????朱紫一边说,一边轻轻地帮赵贞擦脸。

????赵贞个子太高了,她踮起脚跟才能够着,所以擦得颇为吃力。

????赵贞默不作声地任她擦着,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掩住了幽深双眸,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朱紫擦了一遍之后,换了水换了毛巾又过来擦第二遍,这次好擦多了。擦完,她才意识到赵贞在弯着腰配合她呢!

????朱紫心里熨帖极了,瞟了赵贞一眼,赵贞的眼神正好扫过,两人眸光一闪,正好对上。迅疾又马上都移开了。

????朱紫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心跳开始加速,低着头,红着脸,双手拈着衣带正在害羞,耳边就听到赵贞的声音:“我带人巡查国界去了!”

????朱紫低低地嗯了一声,顿了顿,然后才说:“我去端宵夜过来!”逃也似地离开了。

????延禧居的小厨房预备下的宵夜是冰糖莲子薏米粥,朱紫出门吩咐了一声,很快有外室值夜的丫头送了一碗过来。

????赵贞端起玉碗,拿着勺子搅了几下。

????朱紫侍立在旁,大半夜还没睡,她也有点饿了。

????赵贞搅了几下之后,把碗递给了朱紫:“看着腻腻的,你替我吃了吧!再去帮我要一大碗酸笋鸡皮汤!”

????朱紫先去交代外院值夜的丫头去小厨房交代做酸笋鸡皮汤,然后才坐下来喝那碗冰糖莲子薏米粥。

????她坐在那里,尝了口粥,觉得甜软可口,好吃极了。

????朱紫最喜欢吃这种甜食了。

????她想到赵贞居然记着她爱吃这种食物,心里不由酸酸的,甜甜的,幸福感弥漫了全身。

????在这秋意萧瑟的风沙之夜,能吃到这么甜的粥,得到自己一心恋慕之人的体贴,怎么能不幸福呢?

????正在这时,在一旁看书的赵贞道:“甜食腻腻的,我从来不吃,吃这个最容易发胖,你已经够胖了,也悠着点吃!”

????朱紫刹那间从九霄云间跌落凡尘,摔得痛不可言:“王爷,奴婢那里胖了?哪里胖了!”

????朱紫出离愤怒以致风中凌乱了!

????最后,一大碗酸笋鸡皮汤被外面的值夜丫鬟送了过来,朱紫化悲痛为力量,努力抢着喝了大半碗。

????赵贞洗完澡已经在床上睡下了。每到秋季,南蛮就会蠢蠢欲动。他这几日带着士兵巡查国界,几乎没有睡过觉,所以即使有心做点别的事情,可是躺下就陷入了昏睡。

????房间里一片黑暗。外面的大风摇撼着大树,发出声声巨响。

????朱紫睡在赵哲床下的脚踏上,心中犹在哀怨不已。她已经发现了,南安王爷赵贞一向惜字如金,可是一旦开口总是很伤人,而且受伤的总是她。

????不过,有赵贞在的夜晚,她好像一点也不害怕了,这样的大风沙之夜好像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贞起床之后发现朱紫与往日好像有所不同。他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发现朱紫穿了件月白小袄,下面是玄色束腰裙,腰带勒得紧紧的,越发显得酥胸隆起纤腰一束。

????他不由暗哂,觉得几天没见,朱紫的咪咪好像长大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