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71徐连波朱碧番外 (四)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天昊帝十五年,通俗点说就是小皇帝赵桐十五岁那年。

????高老丞相病逝,年轻的南安老王爷赵贞同妻子南安太妃朱紫陪着母亲高老太妃进京奔丧。

????接到南安太妃要进京的消息,一向小大人般的淡定帝赵桐开始不淡定起来。他下朝之后就跑到青云殿母亲这里,先是喝了一杯热茶,接着就开始在大殿里走来走去。

????他的母亲太后朱碧只是觉得儿子惶惶不安的样子很是好玩,坐在那里乐悠悠看着。

????徐连波却觉得皇帝这个样子一定有心事,应该问一问。他弯腰行礼,然后道:“皇上,您——”

????赵桐眼睛一亮,像抓住了棵救命稻草一般抓住徐连波,白皙的脸都有些发红了:“来,我和你商量件事!”

????他扯着徐连波的手去了书房。

????徐连波随着他去了。

????赵桐正常的时候,一般和他们这些人自称的时候,都是‘朕’,而不是‘我’。现在他自称‘我’,一定是因为心中太激动了。

????进了书房之后,赵桐屏退身边跟随的人,连亲信太监秦玉衣都没让进来。

????他知道徐连波的性格,没有废话,直接对徐连波说:“想和我母亲永远在一起么?”

????他大大的眼睛微微眯着,闪着狡狡黠,像一个狡猾的小狼:“在阳光之下,堂堂正正在一起?”

????徐连波看着他,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小滑头赵桐抓住了他的痛脚。

????他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可却是徒劳;他试图微笑,终于笑了出来:“皇上您有什么事情想要臣去做?”

????赵桐眼睛盯着徐连波。他知道徐连波是南安王赵贞忠实的属下,那么自己说出下面的话,或许会付出代价。

????可是,他不是有他父皇的那种疯狂冒险因子么!

????赵桐秀丽的脸上淡淡一笑,看起来平静极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疯狂:“姨父姨母这次进京,小花卷那么小,他们一定会带她进京的,你帮我想个法子,把小花卷留在宫里!”

????他眼睛熠熠闪光看着徐连波。

????徐连波本来以为他已经足够成熟了,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么可笑的话,于是试探着问道:“作为质子?”

????赵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作为质子?姨父姨母对我拿我好,用得着质子么?再说了,如果姨父真的有了其他心思,有没有质子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要可爱的小花卷在宫里陪着我!”

????徐连波默然,他已经鉴定完毕:十五岁的天昊帝要么是大奸大恶善于矫饰之徒,要么就是一个有点孤独有点叛逆的小少年。

????他选择相信了最后一种。

????这个孩子,或许心眼很多极有心计,可是从他对自己和朱碧关系的容忍和不干涉来看,他是一个好孩子,很好的善良的孩子。

????徐连波看着赵桐,诚挚地说:“小花卷才四岁,你若是喜爱她的话,就让她在自己亲人身边快乐长大,这才是真的喜欢她对她好;若是太喜欢的话,尽可以多去看她,或者接她到宫里多住一阵子,何必选择最激烈的法子,最终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赵桐似在思考,最后终于点了点头。

????他是一个冷静的孩子。虽然有时候继承自父亲赵正的疯狂因子会令他偶尔冲动,但这种冲动总能被他的理智和善良成功压制。

????赵桐笑了,他看着徐连波道:“待我亲政,你和母亲就改变身份,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去吧!只是隔一段时间要回来看看我。”

????他转过身子,背对着徐连波,低声道:“这些年,你和我母亲,都为我付出了那么多!”

????听了他的话,徐连波鼻子一酸,眼睛有些湿润了。

????这个孩子,从他刚出生那一天开始,自己就扮演钱柳德,一直陪着他和朱碧,没想到,这个孩子他都明白,都知道!

????徐连波出门的时候,听到赵桐在他身后低声说道:“倒时候要给我生几个小弟弟小妹妹,希望那时候你们俩还不至于老得生不出来!”

????徐连波顿了顿,昂首挺胸出去了——不要太小看哥,哥才三十二岁呢!

????南安老王爷赵贞一家终于抵达京城。

????扮成钱柳德的徐连波奉旨迎接。

????赵桐知道小花卷没来的时候很是沮丧,不过很快就兴奋起来,对朱碧说:“那我正好可以跟着姨父姨母一起回润阳看包子馒头汤圆和小花卷!”

????朱碧笑:“知道了,吃货五兄妹要聚在一起!”

????冬天来到的时候,高老太妃留在了金京王府,而南安老王爷赵贞和南安太妃朱紫则悄悄带着天昊帝赵桐一起回了润阳。

????他们终于在小花卷赵檀生日前夕赶到了润阳。

????赵桐不在京里,徐连波就放心大胆地带着朱碧去了汤山行宫。

????汤山行宫在金京北边紧挨着金京的燕州城外。

????燕州是明珠郡主赵檀的封地,极为富庶,城西有一座汤山,因山中有一个谷地,里面有温泉汤而命名为汤山。

????皇家在山谷中建了一座行宫,叫汤山行宫。汤山行宫虽然不大,但建筑颇为精妙,里面可以很舒服地泡温泉。每年冬天,若是赵桐去了润阳的话,徐连波就带朱碧过来。

????经过一场激烈的床上活动,徐连波很快睡着了。

????朱碧白天在马车里睡了一路,夜里太过兴奋反倒没有睡意了。等徐连波睡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之后,她就下了床,赤着身子裹了了件貂裘,起身去了隔壁的汤泉间。汤泉间是露天的,虽是冬日,温泉池边却是绿茸茸的草地。到了那里朱碧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人,随行的宫女太监不经允许是不能到这边来的。

????冬日的夜,很静很静,只有月亮高高的悬在天上。

????朱碧脱下貂裘,放在旁边草地上,赤-裸着身子慢慢走进温泉池子。

????温泉池子的水温很高,刚开始进入有点烫,朱碧只是慢慢地用手撩水湿身。过了好久,朱碧才慢慢适应水的温度。适应之后,她缓缓滑入水中。

????温泉池的池底有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脚挨在上面滑滑的按摩着脚底非常舒服。

????朱碧泡得高兴起来,就仰浮在水面上慢慢地滑动。山间的夜很静很静,月亮缀在黑蓝的天幕上,散发出白色的柔光;温泉水是活水,缓缓地流动着,发出轻柔的声音;山风从温泉上面拂过,带着似寒似暖的气息和青草的清淡的香味……

????朱碧感觉到了幸福,多年来久违的幸福感。

????她一边戏水,一边低声吟唱着小时候的童谣。

????朱碧最初进入赵正的北静王府,是作为歌女被人送进去的,自然歌喉优美极善唱歌。

????多年以来,因为觉得唱歌唱曲是下等人才做的事情,所以她从来不唱。此时身心放松,她唱起来姐姐教她的童谣:“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童谣音调舒缓,她唱得很随意。

????忽然,她感觉有人靠近温泉池。

????朱碧一边假装继续戏水唱歌,一边悄悄转过身,温泉池边确实站着一个人,面孔白皙清秀,身形高挑瘦削,正是徐连波!

????“徐连波?”

????徐连波本来在听她唱歌,被朱碧发现了,没有说话,自顾自走到温泉池边,脱□上披的长衣,“噗通一声”穿着亵裤跳入河中。

????朱碧等着他过来,可是徐连波的脑袋却慢慢沉入水中。

????温泉水静静流淌着,水面早已恢复了平静。朱碧等了好久还没见他出来,渐渐有点吃惊了,忙漟水过去找他,谁知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朱碧赶紧潜到水里找,可是乳白色的温泉水下,真的是模糊一片,看不到人。

????“徐连波!徐连波!”朱碧着急的叫着。

????朱碧叫了几声之后,徐连波还没从温泉里钻出来。

????朱碧又等了一会儿,他还是没出来,朱碧真的急了,又叫起来:“徐连波!徐连波——”

????还是没人应,朱碧赶紧往岸上爬,想叫人来救他。谁知刚爬到池沿上,就有人拽住了她的脚。

????“噗通”一声朱碧又被拉回了水中。

????她的手脚都吓软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瘫成了一团。本来正在担心要喝几口洗澡水了,结果却落入了徐连波的怀中。

????朱碧缓过劲儿来,可是身体还是发软动弹不得。徐连波抱住了开始深吻。

????朱碧被他吻得浑身发软,徐连波却松开她又钻进了水中。

????“混蛋,你又干嘛?”

????“哎呀,别摸那里!”

????“不要亲那里——”

????“哦——”

????……

????在水里玩了一会儿之后,朱碧被徐连波抱了出来放在了池沿上,徐连波也在她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

????刚才玩得有些激烈,朱碧还有点气喘。

????歇了一会儿之后,她媚眼如丝望着徐连波,柔声道:“今天晚上,我来服侍你。”说罢,她进入水中,站在徐连波两腿之间,仰脸含住他胸前的两粒茱萸,轻咬慢吸紧舔,徐连波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睛微微闭着。

????朱碧慢慢向下,含住了他的武器,戏耍一番之后,她把徐连波推倒在柔软的草地上,自己从温泉里出来,慢慢跨坐了下去。

????徐连波的武器实在太粗大,朱碧坐了一半觉得有些酸胀,刚想退出,却被徐连波扶她的双胯往下一摁,朱碧不由低吟了一声。

????随着徐连波的动作,她的呻吟一声比一声高,慢慢的,又越来越低,渐渐低不可闻……

????第二天,汤山中下起了雪。

????寒山一带,白雪纷纷。

????汤山被笼罩在雪雾之中。白色的雪粒密密的下着,发出簌簌的声音。

????傍晚的时候,雪终于停了,苍绿的山林被撒上了一层薄雪,雪白之中带着一点苍绿。

????汤泉行宫里宫役不多,且都是徐连波的亲信,容易保守秘密。

????徐连波携着朱碧在山谷中散步。

????他难得的穿了一件深色棉袍,而朱碧则是貂裘风帽,裹得严严实实。

????天很冷,可是徐连波和朱碧皆有一种尘埃落定的安逸与平静。他们挽着手,慢慢走过覆盖着一层薄雪的小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