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64柳莲番外 (六)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润阳,当二公子赵杉奶声奶气说朱紫“丑!丑”的时候,柳莲心里是有点不高兴的。当他接下来说王爷 “坏!坏”的时候,柳莲嘴角控制不住地弯起——这孩子,真是我的知音啊!

????得知朱紫怀了第三胎的消息,柳莲心情很是微妙。

????一方面,他对王爷有一点小小的妒忌,妒忌朱紫愿意给王爷不停地生孩子,生完老大生老二,生完老二生老三;另一方面,他又为朱紫高兴,就算身为一个糙汉子,柳莲也明白这个道理,朱紫为王爷生得子嗣越多,王爷也就越没有理由纳妾,朱紫的地位就会越巩固。

????王爷把小名叫小馒头的二公子交给了柳莲。

????小馒头还不会走路,会说的最复杂的话就是看着柳莲,呆呆地说“美人儿”,别提多猥琐了!

????可是,柳莲很喜欢他,他是朱紫的儿子,是王爷的二公子。

????柳莲抱着小馒头,走遍整个王府,带着他认识各种的事物。他喂小馒头喝水,给小馒头洗小手,拿点心给小馒头吃。

????小馒头开始学走路了,他提着绑在小馒头背上的系带,帮着他学走路。

????小馒头会走了,会跑了,会叫“柳莲柳莲”了……柳莲看着他的成长,心中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喜悦。

????他早已搬到了延禧居外院居住,常常能看到朱紫含笑的脸,能听到朱紫温柔的话语,能吃到朱紫做的美味饭菜,穿到朱紫亲手做的中衣外袍,房间是朱紫挑选摆设并命人整理的,甚至连床铺都是朱紫命人铺排的……这还不够幸福么?

????朱紫生下小汤圆坐月子的这一个月,柳莲尝到了一种称得上是思念之苦的东西——明明近在咫尺,偏偏就是见不着看不见。

????看着一直向自己献殷勤的清珠,柳莲叹了口气。他明白朱紫的撮合之意,可是他明明好几次表示了自己的无意婚娶了!

????再看看已经成亲的银铃随意地进出延禧居内院,想什么时候见朱紫,就什么时候见朱紫,柳莲甚至产生一种为什么女人生孩子坐月子不能见外男的抓狂感——好吧,柳莲承认自己猥琐了!

????这两个月,小馒头被父亲母亲一齐冷落了,就连祖母也把注意力放在了哥哥小包子身上,所以,他死死缠着柳莲。被柳莲有技巧地修理几次之后,他不敢再叫柳莲“美人儿”了,也不敢直呼“柳莲”了,只能乖乖地跟着哥哥学,叫“师父”,只不过他在心里给“师父”这个词加了个定语——“美人儿”,对柳莲的全称就是“美人儿师父”!

????在府里最忙乱的那几天,他甚至睡在了柳莲这里。

????柳莲已经有了当奶爸的觉悟,让侍候自己的小厮准备了热水、浴巾和香胰子,认认真真地帮小馒头洗澡。

????柳莲从来没有给小宝宝洗澡的经验,可是他可是最聪明的柳莲啊,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小馒头被他扒光,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浴桶里面。

????他坐在小小的浴桶里面,水面到了他胸口。他很想玩水,可是不敢,因为搬张小凳子坐在浴桶边帮他洗澡的是又可爱又可怕的美人儿师父。

????柳莲解开小馒头头上的两个小鬏鬏,撩起水打湿了他又软又黑的头发,开始打香胰子,一边打,一边提醒道:“闭上你的眼睛和嘴巴,不要说话!”

????小馒头一向是最有眼色的,在母亲和祖母那里还有些淘气什么的,在父王和美人儿师父面前,尤其是美人儿师父这里真的是老老实实,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很是乖顺从不反抗。

????好不容易给小馒头冲洗完毕,柳莲拿起浴巾包裹住他,擦啊擦,努力控制着力道。

????给小馒头穿好小中衣塞进被窝之后,柳莲想起了一个问题——朱紫曾反复交代他,小孩子洗完澡一定要好好擦干脖子、腋窝、腿窝等有肉肉褶皱的地方,以免腌了。

????柳莲记得自己似乎把这一项给忘记了。

????他满头黑线双手捂脸。

????苦逼的柳莲把苦逼的小馒头从被窝里捞了出来,重新剥光,然后拿着丝巾细细地擦了小馒头的脖子、腋窝、腿窝,连脚趾头缝他都没有放过,一处处细细擦了一遍。

????擦完之后,柳莲又命人拿来了温开水,喂小馒头喝了不少。

????等再次把小馒头塞进被窝,武功绝世的柳莲也已经疲劳不堪了——奶爸是好做的么?

????小馒头也睡着了。

????从被美人儿师父脱光衣服放到浴桶里到最后一次塞进被窝,整整花费了一个多个时辰好不好?他是不到两岁的娃娃好不好?

????柳莲匆匆洗漱了一下,在小馒头身边躺了下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半夜里,柳莲似乎感觉到身边的小肉团在动,他以为小馒头是做了噩梦,所以闭着眼睛,半梦半醒伸手在小馒头身上拍啊拍的。

????拍着拍着,不知道小馒头睡着没有,反正柳莲是睡着了。

????柳莲做了个很美的梦。

????他梦见朱紫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温柔地看着他吃。

????柳莲正吃得开心,王爷走了过来,拿起茶壶就对着柳莲浇了下来。

????柳莲气醒了。

????咦?真的是温热的茶水?

????他摸摸自己湿漉漉带着温热感的中衣,淡定地掀开了被子,看着把亵裤都尿湿而且正尿得爽快的小馒头,柳莲再次黑线捂脸叹息——带娃娃当奶爸这活儿,老子再也不干了!

????柳莲没有叫小厮,他也不好意思叫。

????柳莲用被子没被尿湿的地方把依旧熟睡的小馒头裹了起来,放在了窗前的窄榻上,然后把铺盖全换了一遍,这才过来连被子带人把小馒头抱到了床上,脱掉尿湿的衣服,用丝巾蘸上温水擦拭小馒头被尿浸湿的小肚子和小胖腿,最后换上了干净的中衣。

????后半夜,小馒头睡得很香,可是柳莲再也睡不着了。

????天知道,他可是很爱干净的,却苦逼地被尿浇了又浇,洗了又洗。

????柳莲叹了口气,起身拿了衣服去净房洗澡去了。

????第二天,把小馒头送到太妃那里之后,柳莲回了外书房。

????他一身白色隐银色竹纹的罗袍,腰围黑腰带,美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怎么看怎么洁净舒服。

????白子春同他坐在一起看档案。

????柳莲忽然弯着桃花眼,笑着看白子春。

????从小一起长大,白子春明白,柳莲一旦出现这个表情,一定是有所图谋的。

????白子春不动声色地问:“有事?”

????柳莲嘴角弯起,低声道:“我身上没有什么怪味道吧?”

????白子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稍稍凑近一点,闻了闻道:“挺好闻的呀,好像是竹叶的清香!”

????柳莲敷衍地点了点头,不再理白子春了。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觉得不对劲儿,就再次询问白子春:“真的没什么味道?”

????白子春摇头。

????柳莲若有所思:“没有闻到小孩子的尿骚味道?”

????白子春:“……”

????柳莲无数次发誓再也不当奶爸了,可是在他见到朱紫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心理建设瞬间全部坍塌。

????坐月子的这一个月,朱紫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当她终于走出延禧居内院的时候,柳莲看到的是一个肌肤细嫩气色极好明眸善睐红唇嫣然的大美人。

????大美人朱紫看着柳莲微微一笑,道:“柳莲,辛苦你了。”

????霎那间,柳莲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他看着朱紫那温暖的笑颜,简直要在那温柔的眼波里溺毙了,也微微一笑,道:“王妃,三公子还让我来带吧!”

????朱紫大喜,大眼睛中满是欢喜看着柳莲:“太好了!太好了!”

????晚上,回到房里的柳莲还在为白天自己脱口而出的那句“王妃,三公子还让我来带吧”懊恼。

????他明明发誓再也不要带奶娃娃的!

????为什么一见到朱紫,就什么都变成了浮云,只有她那温柔的眼波?

????柳莲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地那丝巾擦拭着自己的黑色软刀,心里万马奔腾,全是对自己的唾弃:让你好色!让你心软!让你英雄过不了美人关!让你……以后你就天天一身尿骚味吧!

????房外传来清波的声音——自从朱紫明白柳莲对清珠无意之后,每次就派已经有心上人的清波来了。

????“柳统领,王妃亲手做了宵夜,请您去用呢!”

????朱紫被关在延禧居内院整整一个月,什么都不能做,现在终于能够出来小试身手了,当然准备得很用心。

????她做的几乎都是赵贞和柳莲爱吃的菜。

????平时用餐的时候,韩秀川什么都不挑,看不出喜好;两位神医只要有柳莲在场,也很矜持很斯文,看不出喜好,只知道不挑食。

????柳莲常常吃她做的菜,还常常开口点菜,所以她知道他爱吃味道咸鲜的小菜,爱吃北方的面食,爱喝味道鲜美的汤。

????朱紫做的宵夜里有几样是柳莲爱吃的,比如青椒炒肚丝,比如鸡蛋韭菜素锅贴,比如酸辣汤焦炸丸子。

????看着还是一个细条少年的柳莲,却要带还不到两岁的超级淘气的小馒头,实在是太辛苦了,她都不知道怎么报答好了,只好在这些小事上多多照顾他了!

????同王爷、韩秀川、许文举和侯林生一起坐在厅堂里,吃着朱紫亲手做的美味小菜,柳莲觉得自己所有的抱怨都可以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如果帮着朱紫当奶爸带孩子的话,就能常常吃到她做的菜,享受到她的照顾和关爱,柳莲愿意一直一直带这些奶娃娃,无论朱紫生多少。

????柳莲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奠定了带大小馒头,再带小汤圆,带大小汤圆,再带小花卷的悲催命运。

????从此,他成了除了小包子外,南安王和王妃所有子女的奶爸。

????作者有话要说:柳莲对小花卷只能是父爱啊父爱,绝不掺假的父爱!

????柳莲会幸福滴~放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