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46第十百四十六章 回润阳合家团聚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是章琪。

????赵贞勒住了马,等待章琪过来。

????章琪下了马,过来见礼。

????柳莲认识章琪,早把马车停了下来。

????宋章骑着马站在朱紫的马车右边,并没有上前。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他已经认出了章琪。他记得这是一个玉石商人。

????朱紫在车里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听出来是章琪。

????赵贞一边听章琪说着话,眼睛微不可见地瞥了一眼朱紫的车子,发现朱紫并没有打开车窗往外窥探,这才放下心来。

????章琪何等机灵的人,看出王爷这一行人微服出行,怕是有什么不方便自己知道的事情,寒暄了几句,便要离开。临走前,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对赵贞又行了个礼,这才道:“公子,令夫人的祖父已经去世,如今,家里怕是没有人了。”

????听了章琪的话,赵贞秀眉微挑,还没来得及说话,朱紫已经隔着车窗问道:“我祖母呢,你听说了么?”

????章琪道:“听说是已经病死异乡了。”

????朱紫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才道:“章琪,我想见见你的夫人和儿子。”

????章琪抱拳对着朱紫的马车行了个礼,这才走到自己的马车边,打开了车门。

????两个十六七岁的丫头先跳了下来,接着又扶着一个锦衣素裙的清秀少妇下了车。少妇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

????章琪引着妻子金氏过来,介绍道:“这是赵公子与赵夫人。”

????金氏抱着孩子行了个礼。

????银铃已经打开了车门。

????朱紫没有下车,她坐在车上微笑着打量了一下金氏,发觉她面色白里透红,比先前圆润了不少,心里也为她高兴。

????金氏本来以为只是丈夫生意上的朋友,结果一见朱紫,却发现是朱王妃,当即大惊,但是很快明白了过来,忙要行大礼,却被银铃给拦住了。

????朱紫笑道:“来,让我看看你的孩子!”

????章琪同金氏的这个孩子生得很像章琪,长大怕又是帅哥一枚。朱紫看到这孩子,心里马上想起了自己的小包子和小馒头,心里一酸。她从手上褪下了朱碧给她的苓香念珠塞到襁褓的外层,道:“这是护国寺静潭法师进给太后的苓香念珠,给小公子拿着玩。”又褪下赵贞送的红宝石手钏,对金氏笑道:“这是给你将来的儿媳妇的!”

????金氏忙谢恩。

????章琪夫妻带着丫鬟家仆离开了,赵贞正要上马继续前行,朱紫却望着他道:“王爷!”

????赵贞走到朱紫的车边。

????朱紫看着他,大眼睛里水汪汪的:“王爷,我们回金京吧,从金京再坐船回润阳……我,我想小包子和小馒头了!”

????赵贞看着她,眉头先是皱起,后来便舒展开来。

????他想他明白了朱紫的想法。

????爱的人不在了,恨的人都死了,就算是回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伸手握住朱紫的手,道:“好,我们回家。”

????我们一起回去,回我们自己的家。

????柳莲点着了报信用的小炮仗,一刻钟之后,骑着马的赵壮带着几个精卫从村子方向赶了过来。

????从金京到独县,一路上游山玩水走得挺慢;可是从独县回金京,因为一直在快马加鞭赶路,倒是快得很,只用了二十天的时间。

????三月三那日,朱紫一行人回到了京城王府。

????留守在府里的清珠欢喜极了,忙把王爷王妃迎进了松涛苑。

????赵贞梳洗之后就去了外书房。

????朱紫一路劳顿,先进净房跑了个热水澡。

????她泡在浴桶里,清珠一边侍候她,一边讲着金京最新的八卦。

????她们离开这段时间里,金京发生了很多事情。

????先是丞相林孝慈急病猝发而死,接着林老夫人伤心过度,也随着儿子去了。连夫人发誓为夫守节为婆婆守孝,办完丧事,带着小姑林慕慈进了京郊以戒律森严闻名的静修庵,落发为尼。

????听清珠说到这里,朱紫好奇地问:“听说这个林二小姐不是很彪悍的么,怎么会老老实实同连夫人一起出家?”

????清珠笑了,一边往浴桶里滴香精,一边道:“听说那林二小姐确实是不同意,不过连夫人先下手为强,把她的亲信丫头仆人都给卖了,然后命几个婆子丫鬟压着她送进了静修庵,自己也随着住了进去,说是要姑嫂作伴!”

????清珠说得很开心,可是朱紫却有些黯然,她忘不了秀丽端庄的连夫人。

????连夫人那样一个贵族淑女,却因为长久的憋闷,那样大胆地敞开心怀向自己哭诉,说起丈夫和自己相敬如宾,却始终隔着什么似的,没有温暖和体贴;说起婆婆性格乖戾,对自己虽不至于打骂,却冷言冷语,分隔自己和丈夫;说起小姑脾气大又任性,自视甚高谁都看不起,天天摆着一张冷脸算计来算计去……

????这样一个女子,她还不到三十岁,还没有享受过生命中应有的爱和温暖,却要因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的死,一辈子常伴青灯古佛了。

????她的一生,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赵贞直到深夜才回来。

????原来的行程改变了,他想早一点带着朱紫回润阳,所以一直在忙,忙着安排政务,忙着见田子敬胡非同等人,忙着安排金京的防务……

????赵贞回来的时候,夜空中正下着蒙蒙细雨。

????赵壮和秦廷云打着灯笼走在前边,柳莲和梁涛涛走在后边。在灯笼的光晕里,能够看到密密斜织着的雨丝。

????刚进松涛苑内院,赵贞远远地就看到卧室的窗口还亮着灯,昏黄的灯光隔着窗纱从窗口溢了出来,带给寒夜中回来的他温暖的感受——他的妻子,在灯下等着他。

????朱紫没有睡,她穿着白色绣浅粉花朵的睡裙,在卧室里等着赵贞。见到赵贞进了,笑盈盈迎了上去:“我的王爷,饿了吧?”

????赵贞喝完朱紫准备的鸡汤,稍微洗漱之后就陪着朱紫睡了。

????窗外的雨渐渐大了,雨滴打在琉璃瓦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朱紫依偎在赵贞怀里,身体很累,可是内心安稳。她知道,因为身边这个男人,她是多么的幸福。

????有人曾说:“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这是所有女性一生所渴望的吧,因为赵贞,她全都实现了。

????赵贞已经睡熟了,朱紫起身,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赵贞,我要一生陪伴着你,照顾你,让你不再孤单,令你时有笑意……”

????故人北辞金京城,烟花三月下润阳。

????三月六日,赵贞携带朱紫,登上大船,一路南下,回润阳去也。

????赵贞和朱紫住在第一层的大套间里,清珠为了方便侍候,在大套间旁边的小偏房里住了下来。

????柳莲借口保护王爷王妃,自顾自住进了清珠隔壁。弄得清珠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一看到柳莲,小脸未语先红,一幅羞答答的模样。

????朱紫看了,考虑了好几回要不要出面为清珠和柳莲做这个媒。

????看看柳莲鲜花似的容颜弱柳般的身姿,再看看清珠细眉小眼的脸搓衣板似的身材,朱紫素来高涨的做媒的勇气一下子“嗤”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唉,还是让他们俩顺其自然吧!

????银铃赵壮夫妇住到了第二层,宋章独自一人住在了第三层的阁楼上。

????四月初二,南安王一行到达了润阳。

????高太妃带了小世子和二公子,在王府精卫的簇拥下,来到运河码头,迎接南安王夫妇。

????从船上下来,朱紫看看高太妃,再看看高太妃左右手里牵着的赵梓和赵杉,泪如雨下。

????她和赵贞一起行礼:“见过母亲!”

????行过礼后,朱紫还没有站起,就一手一个,把赵梓和赵杉全搂在了自己怀中,哭了起来:“我的儿啊!”

????小世子赵梓几个月没见母亲,很是想念,如今见了母亲,搂着母亲的脖子哭了起来。

????只有二公子赵杉,刚刚学会走路,被祖母带着来接母亲。可是,他早把母亲给忘记了,看到朱紫大哭,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一下子从好看变成难看,忙跑回了祖母怀里,然后瞪着小凤眼,指着朱紫,奶声奶气道:“丑!丑!”

????朱紫没听清楚,泪眼朦胧地看着赵杉。

????赵贞听清楚了,顿时瞪了赵杉一眼。

????赵杉无缘无故被瞪了一眼,马上找祖母抱粗腿,指着赵贞,大声控诉着:“坏!坏!”

????赵贞和朱紫,这对不负责任的爹和娘,刚回润阳,一个被小馒头赵杉评价为“丑”,一个被小馒头赵杉认定为“坏”,倒也不算冤枉。

????赵贞眉头一皱,叫了一声“柳莲”。

????柳莲上前。

????赵贞指着赵杉道:“二公子交给你了!”

????柳莲含笑道:“是。”

????他对着赵杉笑了笑,道:“二公子,得罪了!”

????伸手就把赵杉抱在怀里,退到了王爷和王妃的后面。

????赵梓见状,忙寻找韩秀川,一边找一边叫了一声:“师父!”

????韩秀川很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抱起了赵梓。

????这几个月来,许文举和侯林生因为手中拮据,虽然老对头柳莲不在,日子却过得不甚潇洒,所以甚是想念王爷和王妃。待王爷王妃回府,打听得柳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节奏变快了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