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37ag8.com亚游官网下载三十七章 大雪至朱紫进京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朱紫一行人愈往北走,天气就愈冷。腊月初六的时候,他们走到了距离金京不远的舞阳。

????这次依旧是歇在城外的驿站,赵壮还是提前包了一个上院。

????一大早,朱紫睡醒了。

????她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左腿正大喇喇地放在赵贞身上,不由有些心虚,忙悄悄地收了回来,侧着身子细看赵贞。

????睡着的赵贞,皮肤白里透出些淡淡的粉红,秀丽的眉毛黝黑润泽,微微抿着的唇粉红莹润,仿佛一下子小了好几岁,凭空添了几分稚气。

????她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俯身在赵贞的唇上亲了一下。

????朱紫亲完刚要离开,却被赵贞的有力的双臂揽住了腰,一下子倒在了赵贞身上。

????赵贞把她紧抱在怀里,又拉高被子把朱紫盖严实。

????“我要起床!”朱紫一边挣扎一边提出抗议。

????赵贞不理她的抗议,用力把已经挣出来的朱紫又塞了回去:“外面下雪了,你等一下再起来!”

????“下雪了?”朱紫瞪大了眼睛,兴奋得不得了,“我要去看雪!”

????两刻钟之后,赵贞夫妇已经盥洗完毕了。

????赵贞穿的是深蓝儒袍,和往日没什么不同;朱紫却在贴身素缎小袄外面又加了一件紫貂马甲,额上也系了紫色镶宝的抹额,看上去添了几分贵气。

????收拾完毕,赵贞坐在卧室里喝茶,朱紫却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

????外面真的在下雪,不过雪下得不大,若有似无的飘着,连地面都没有打湿,院子里干枯的枝条上也只是星星点点积了一点点雪痕,当然没有所谓的“大雪如被”的场景了。

????朱紫有点失望,站在窗前蔫蔫地看着外面。

????正在这时,她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眼波一转,看到赵贞新收的谋士宋章正站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似乎和柳莲在说着什么。

????柳莲背对着朱紫,而宋章却是面对着朱紫。

????宋章一抬头,就看到了窗子内的朱紫,眼睛正好对上了朱紫的仿佛会说话的明媚大眼。他微微一愣,很快移开了眼神。

????朱紫浑不在意扫了他一眼,扭头对赵贞说:“外面雪不大呢!”

????“过来喝点水!”赵贞叫朱紫。

????朱紫把窗子关上,走回了赵贞旁边,就着赵贞的手,喝了半杯子的温茶,这才觉得滋润了一点——夜里赵贞怕她冷,让人备了暖炉,屋子里有点干。

????喂她喝完水后,赵贞一边喝茶,一边看柳莲刚送过来的文书。朱紫则去吩咐银铃,该上早饭了。

????自从朱紫上次吃饭打量柳莲之后,赵贞就再也没让柳莲银铃等人同自己和朱紫一起用饭了。

????赵贞同朱紫在正房的堂屋吃早饭,银铃在自己房里用早饭,柳莲和宋章就各自在房里用了早饭。

????这么做唯一的弊端是朱紫得侍候赵贞了。

????这天的早饭是鸡汤小馄饨和高炉烧饼。

????朱紫往鸡汤里点上些香菜,然后端给了赵贞。

????高炉烧饼是特制的,都做得小巧玲珑,里面填着糖,外面沾着芝麻,烤的焦黄,闻着香喷喷的,整整齐齐码在白瓷盘子里。

????朱紫看着这些糖烧饼,端详了一会儿,这才挑了长得最周正的那个拿了出来,递给了赵贞。

????她总是很认真地为赵贞服务。

????赵贞觉得自己做出和朱紫单独用饭这个决定真的是太好了,因为朱紫每天都认真地侍候他,把他侍候得无微不至,令他常常产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之感。

????赵贞慢慢地吃着馄饨,朱紫一边挑选糖烧饼,一边絮絮道:“妹妹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宝宝冬天最不好养了,外甥不知道身体好不好……”

????说了几句之后,她又开始想念小包子和小馒头,心里酸酸的涩涩的,眼圈马上有点红了。

????赵贞看了她一眼,马上转移话题,问道:“到了金京,你是先回府还是先入宫?”

????单纯的朱紫当然上当了,大眼睛认真地看着赵贞:“当然是先入宫去看妹妹和外甥了,我给他们带了很多礼物呢!”

????赵贞成功转移了话题,心安理得地接过了朱紫新挑选的糖烧饼,又舀了一勺鸡汤喝了。

????用完早饭之后,一行人准备冒着小雪上路。

????赵贞的衣服还是朱紫安排的,为了和朱紫自己的服饰像配合,临出发前,朱紫逼着他换上了一件白锦缎袍子,外面是深紫色的羽缎披风,穿着这么一身亮眼的衣服站在驿站门外,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

????朱紫发现不少男女都在偷看赵贞,心里乐滋滋的——看的人虽多,可是赵贞是她的,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归她使用和管理,赵贞穿什么吃什么,都由她说了算!

????宋章牵着马走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看到了已经坐到了车里,犹自打开窗子微笑着看牵着马的王爷的朱王妃。

????朱王妃肌肤白嫩,眉毛清朗,轮廓美好的大眼睛神采熠熠,红唇微丰,更兼丰满高挑,是一种浓艳至极的美丽,带着勃勃的生机和无限的活力,看着她,就觉得能够活着,能够吃、玩,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宋章眸子轻闪,他以前觉得那个女人神似朱王妃,现在看来,真的是形似神不同!

????随着柳莲的一声“驾”,赵贞一行人冒着风雪出发了,依旧是赵贞和宋章骑马在前,柳莲赶着车在后。马车后面储物之处已经放满了东西,都是朱紫这一路来给妹妹朱碧买的礼物,就连车厢里,也放了不少预备送给朱碧的瓶瓶罐罐箱子盒子什么的,所以赵贞坚决不肯再坐到车里面去。

????雪开始下得有些大了,起初是微不可见的雪粒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朵朵雪花,从苍穹飞舞着飘落。

????朱紫一行人在金京南门外的驿站停了下来。

????朱紫被赵贞抱下了车。

????一下车,她看到赵贞兜帽上披风上满是积雪,忙疾步走上前,踮起脚跟先是帮赵贞扑去兜帽上的雪,然后又自上而下地拍打他的披风,一直到确定赵贞身上没有雪了方才作罢。

????拍完雪,她又握住了赵贞的双手,发现他手心暖和可是手背冰凉,忙把赵贞的手背贴到了自己热乎乎的脸上。

????赵贞心安理得地被朱紫关怀着,微挑的凤眼深深看着朱紫,任朱紫作为。

????宋章也从马上下来了,牵着马站在一边,看着真情流露的朱王妃,竟然很是艳羡。

????柳莲把马车停好,也走了过来。看着王妃关怀爱护王爷,柳莲心里也有些不平啊,毕竟他赶车可是比王爷骑马更冷更累好不好!

????金京的雪下得更大,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飘落人间,把皇宫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

????朱碧所住的青云殿内因为夹壁里有炭炉,所以暖和得很。

????她看着奶娘喂了小皇帝赵桐之后,想起这样寒冷的天气,不知道那些年轻的太妃们怎么样了,于是就命玉香守着皇帝,她带着徐连波扮成的钱柳德出了青云殿。

????徐连波本来要多带几个人,却被朱碧拒绝了。这么冷的天,何必带着一群人一起受冻呢?

????皇帝登基之后,朱碧只是把个别嫔妃送到了兴盛帝的皇陵守陵,待事件平息之后,她把没有出宫修行的嫔妃们全部安排进了御花园深处的玉梨宫,特别派了得力的太监女官管理。

????因为宫里人口稀少,所以徐连波只是命太监打扫了各交通要道的雪,并没有令人打扫御花园的雪。朱碧早有准备,穿的是鹿皮小靴,踩在白皑皑的雪上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进了玉梨宫,朱紫带着徐连波一个院子一个院子走了一遍,发现炭火供应还算及时,这些太妃们衣饰器用也都不错,这才放心了一点。

????当然,她更享受这些昔日高傲的敌人们对自己不知是真是假看似感恩戴德的行礼如仪——看着她们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感觉真的是好爽!

????进入最后一个院子的时候,前来视察民生的朱太后问陪同视察的玉梨宫总管太监:“这里面住的是谁?”

????玉梨宫总管太监恭恭敬敬道:“禀太后,这里面住的是蒋太妃。”

????朱紫秀眉一挑。

????玉梨宫总管太监马上补充道:“就是先皇时候的蒋贵嫔,先皇后的表妹。”

????朱紫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昔日害绿霞流产的仇敌蒋秀灵。

????她笑了笑,昂首走了进去。

????“太后娘娘驾到——”太监沙哑的声音响起。

????只听“咣当”一声,正房的门被人猛地打开了,一位头发花白形容憔悴的女人穿着长袍大袖站在里面,她看到穿着太后服饰的朱碧,呵呵笑了两声,脸上似哭似笑,表情有些扭曲,右边的衣袖向外有些突起。

????朱碧已经注意到了蒋秀灵的异常,可是她有心检验一下徐连波,所以专出一幅毫无所觉的样子,向前跨了一步。

????徐连波觉得不对,马上往前一闪,试图遮住朱太后。可是那女人已经扑了过来,袖子里一把磨得亮闪闪的银钗向着朱碧刺了过来。

????朱碧反应很快,迅疾往后退了一步。

????徐连波已经挡在了她的前面,左脚闪电般踢出。

????看着倒在地上被几个太监用脚踩在地上的蒋秀灵,朱碧含笑上前,恨声道:“蒋秀灵,当年你帮着你那位表姐,害了那么多的人,造了那么多的孽,沾了满手的血,睡到半夜,你不觉得害怕么?”

????朱碧直起身子,面色早已冰冷:“蒋氏死有余辜,可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

????她脸上带着雍容的笑:“终身幽闭深宫。”

????我不恨你,恨你的是绿霞,你害绿霞没了孩子,我如今为她报仇!

????我们过得好,就是对你最好的报复。我留着你的命,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知道我们过得好,这就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回到青云殿之后,朱太后颁发懿旨:“总管太监钱柳德,忠心护主,堪为楷模,赐四品顶戴,宫内自由行走……”

????徐连波看着圣旨,感觉真是囧囧有神啊!

????晚上,风雪更大了,呼呼的北风卷着雪花,吹得窗纸呼呼作响。

????青云殿正殿内香氛微微暖和异常。朱太后正在焦急地走来走去。最后,她求助于淡定地侍立一旁的“钱柳德”:“姐姐冒着大雪入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要不要派人去接应?”

????“钱柳德”徐连波早就猜到怎么回事了,偏偏不说,这时候才慢条斯理道:“奴才刚接到赵壮的飞鸽传书,王爷王妃已经到了金京城南门外的驿站,明日一早即可进城。”

????“真的?”朱碧跳了起来,连声呼唤玉香,“快命人整理书房里的礼物!”

????刚刚命令玉香带着人去了,她陪着赵桐玩了一会儿,心里却始终静不下来,就抱着赵桐带着徐连波去了书房。

????书房里放满了她给朱紫攒的礼物,比如通商司从波斯带回来的自鸣钟、钻石和驱蚊药水,乌吐进贡的龙涎香和蝉翼纱,东枢进贡的檀香扇和玉体乳,西北送来的大红枣和薄皮核桃,独县贡来的独玉,……当真是琳琅满目满满一屋,都是这一年多朱碧给姐姐攒的好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