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0第十章 被围观小王雄起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流言是很可怕的。

????朱紫现在总算是知道了。

????拜赵贞所赐,现在王府里所有人都认为赵贞很宠爱朱紫,而且大家都认为赤凤和粉蕊是被朱紫排挤的,纷纷感叹朱紫看着老实巴交的,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宅斗高手啊!真真高手在民间!

????朱紫听到这个流言之后,欲哭无泪——姐是战斗力那么强的强人么?姐看着战斗力有那么强么?没见到姐也挨打了挨打了挨打了!!!

????不过,就连她最亲近的绿霞都是这么认为的,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朱紫的“威望”一下子高了起来,大小丫鬟见了她都面带微笑打招呼,连那些掌权的妈妈见了她也很客气,小厮们见了她也含笑行礼直叫朱紫姐姐。

????朱紫在王府里成了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特殊人物。

????朱紫有苦难说很郁闷,也不想出去被人围观,只好天天守在延禧居的内院里,基本很少出门。

????天气也越来越热,朱紫平时根本连门都不愿意出,可是作为镇守南疆的王爷,赵贞还是天天早出晚归的。

????他已经得到旨意,让他先在南疆整顿军队,接到圣旨再班师回朝。

????赵贞年轻力壮,没有嗜好,精力就特别充沛了。没有仗打了,他老人家为自己找了个新爱好。操练军队之余,他对率队打猎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兴趣,而且命令禁军和南疆戍兵有品的将领必须参加,美其名曰“备战演习”。

????可惜正是骄阳似火挥汗如雨的盛夏,他兴致很高,下面随从的将领们却只是表面热烈,心里暗暗叫苦:宫里贵妃娘娘把王爷看得那样紧,连在战场上都不放松,难道王爷不在沉默中变坏,这是要在压抑中变态了么?

????这日烈日高悬,赵贞率领手下一干将领又在城西的猎场呼啸奔腾。

????前面白影一闪,好像是一只狐狸。赵贞一马当先追了上去,后面的人迟了一步,没跟上去,几位将领相视一笑,心有灵犀,统统勒住了马缰绳,趁机在树荫下多呆了一会儿。

????正在这时,前面突然出来“嗤嗤嗤嗤嗤”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闷哼。

????大伙儿一听这声音,头皮一麻,拔刀张弓一拥而上。

????偷袭的弓箭手当即自杀。

????南安王爷反应够快,在箭射出的那瞬间翻下马去,倒是没被弓弩射中,只是左臂折了。

????军医赶到的时候,赵贞正右手支额,摆出思考者的造型,面无表情想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到底是哪位兄弟要置他于死地?他有十几个同爹不同妈的兄弟呐!

????这个事实真让人忧郁。

????朱紫守在延禧居足不出户,可是祸事依旧从天而降——王爷玉树临风出去,吊着左臂回来!

????看到王爷的样子,朱紫迎了上去,还没说话,眼圈已经红了。

????赵贞挥挥手打发走了赵英赵勇,斜睨了朱紫一眼,径直进了房。

????赵贞真正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朱紫把他当成婴儿一样照顾。

????早上一醒来,朱紫就会帮他穿衣服,帮他梳理长发,用手巾擦脸,帮他洗漱。

????每顿饭都是朱紫亲自去小厨房布置,然后亲自端了过来,用银针验毒,然后一口一口喂他。

????饭后半个时辰,朱紫把西瓜、桃子什么的切成一片一片的,用银叉子叉着喂赵贞。

????赵贞虽生为皇子,可从小被养在皇嗣居,好不容易长到了十二岁,又开府建牙搬出皇宫来到南疆,身旁的奴婢对他都是又敬又怕,他哪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觉得既新奇又有趣,很是得意,也就没有打算提醒朱紫自己只是左臂折了,又不是全身瘫痪。

????不过,以上都不算什么,洗澡才是真正尴尬的时候。

????虽然从一尾活龙变身残障人士,可是赵贞依旧保持着他的洁癖,非要、一定要、坚持要洗澡。

????朱紫不敢违逆,只好吩咐人在净房准备好洗澡水。自己过来侍候着赵贞脱衣服。

????赵贞站在那里,等着朱紫来脱衣服。

????虽然左臂吊着,上衣还算好脱,屋里有冰,朱紫还是热出了一身汗,不过在她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终于成功解下了王爷的罗衫。

????她从上往下看,首先看到的是小麦色的结实胸膛、劲瘦修长的腰身和真实的六块腹肌,再往下就是白色的亵裤了。

????同时,赵贞光洁的肩膀和带着道道伤口的脊背也暴露在朱紫眼前。

????朱紫停了下来,有点傻眼。

????赵贞理直气壮地站在那里,五官秀美,肩膀宽阔,腰肢纤细,双腿修长,就这样站在那里等着朱紫。

????她低下头,认为这是赤-裸裸的男-色-诱惑。

????她忙里偷闲认真研究着赵贞的纤腰。

????赵贞的腰很细,没有多大过渡就是窄窄的胯部,白色的裤子就那样松松吊在胯部。

????裤子是白色细绢,有点透明。

????赵贞两腿间的累累赘赘一大坨物事,即使是隔着裤子也照样嚣张。

????朱紫低着头,一咬牙,解开了赵贞的腰带。

????赵贞的裤子一下子掉了下去,露出了修长劲瘦的双腿。

????赵贞一言不发,扭开了脸,等着朱紫帮他脱去裤子。

????朱紫蹲下身来,正要叫赵贞抬起左脚,眼睛却不由自主往赵贞拿了瞄了一眼。

????她本来只打算偷瞄一眼的,谁知道,瞄了一眼之后,她的眼睛瞬间瞪圆,盯着眼前的物件。

????在朱紫的注视下,赵贞的小兄弟探头探脑颤颤巍巍竖了起来。

????朱紫就近观看了赵贞小兄弟从萎靡到雄起的全过程。

????她瞪圆双眼红唇微张,半天才吐出一句:“这——也——太——大——了——吧——”

????话未说完,赵贞抬起脚踢去裤子,长腿一伸,对准朱紫一脚踹下。

????朱紫被踹倒在地,下半句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朱紫双手支地,只来得及目送赵贞赤-裸裸的修长背影“傲然”离去,同时观赏到了王爷那对变成粉红色的“美丽”耳朵。

????原来,王爷傲娇了!

????朱紫揉着被摔疼的尾椎骨想。

????夜晚降临。

????屋里还是有点热。

????朱紫找出琉璃灯罩罩在烛台上,然后拿出扇子对着赵贞扇动起来。

????赵贞已经睡着了。

????烛光下赵贞的长睫毛在眼睑上打下了一片阴影,雕像般完美的五官在烛光下似乎被镀上了一层金光,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枕畔。

????虽然有睡前那惊悚一幕,朱紫还是觉得王爷生的好看。

????朱紫看了一会儿,悄悄熄灭了帐子里的灯,从玉挂钩上取下纱帐放了下来。

????她轻手轻脚拿了自己的铺盖铺在王爷床下的脚踏上,舒舒服服钻进了被窝,想想起码自己还能近看美男,偶尔还有看到美男裸-体这种福利,倒也释然。

????她很快也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