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19ag8.com亚游官网下载一十九章 得指点心事暗藏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高四太太的尖叫声低而短促,如同公鸭被掐住喉咙那一瞬间发出的声音。

????外间陪侍的贴身丫鬟翠盈听到里屋高四太太的动静,忙掀开被子,起身跑了过来,一边绑着衣带,一边问道:“太太,怎么了?”

????“你,你看外面!”

????翠盈凑过去看了看,发现窗外那堆东西还在“唔唔唔”地发出声音,像是人被捂着嘴装在了里面。

????“太太,咱们出去看看吧!”

????桂香院白日人来人往的,到了晚上,除了四太太和翠盈,就只有歇在偏房里的四个小丫鬟和门口值事房里的两个上夜婆子了。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人都好似没有听见高四太太的尖叫,一点动静都没有,大概都睡得正香呢!

????翠盈毕竟年轻胆大,她打着灯笼陪着高四太太走了出去。凑近用灯笼一照,两人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很大的黑色布袋,袋口被人用绳子系住了,里面像是有人在不停地挣扎着,袋子表面凸出一块凹进一点动个不停。

????翠盈身有武功,艺高人胆大,把灯笼递给高四太太,自己上前解开了绳子。

????袋口一开,一个被塞着嘴绑着手的女孩子钻了出来,嘴里“呜呜”地叫着。

????高四太太打着灯笼上前一看,顿时大惊,捂住了嘴——这是高琏!她的宝贝女儿高琏!

????高四太太看着黑而胖,好像很粗笨,其实性子刚毅果敢,她很快镇静了下来,一手拿着灯笼,一手开始取下塞在高琏嘴里的布巾。

????翠盈也认了出来是自己的小姐,她忙上前解开绑着高琏双手的绳子。

????回到内室之后,高四太太看着女儿,不禁流下来眼泪。

????高琏个子又长高了不少,身材发育得也更好了,面孔百里透红,大眼睛幽黑明净,明明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发育得很好的少女,可是,她眼睛没有焦距,看不见最疼她的母亲,嘴里乱七八糟哼着“……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这些艳歌,是兴盛帝在生时喜欢听她唱的,让她学了好多,如今她人被吓傻了,却把这些艳歌记了下来,不停地哼唱着。

????高四太太把女儿抱在怀里,好一阵摩挲,颗颗泪珠从粗糙的脸上流了下来,落在了高琏乱糟糟的头发上。

????翠盈察言观色良久,方道:“太太,要不要请老爷过来?”

????高四太太擦了擦眼泪,搂着高琏道:“待我想想再说。”

????高四太太并不是没脑子的人,虽然宫里朝中对兴盛帝的死因讳莫如深,可她还是打听到了一些,知道兴盛帝暴毙之时,身边只有那两位卓氏美人和自己的女儿高婕妤,他的死怕是和自己的女儿脱不了关系。

????宫变发生之后,高婕妤和两位卓氏美人就失踪了。

????高家自然不敢去寻,于是这三个人就仿佛没在这世间存在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谁知道老天庇佑,高琏竟然被送了回来。

????过了一会儿,高四太太才道:“翠盈,你去把老爷请过来吧,先别说是小姐被送回来了!”

????“奴婢省得!”翠盈退了出去。

????高四太太搂着女儿,肉眼泡里的小眼睛闪过一丝狠毒:“琏儿,你知道么,母亲差一点就给你报仇了,是那个贱人朱紫挑唆王爷打你把你送进宫里去的,母亲一定会继续为你报仇的,一定让那贱人付出代价!”

????高四老爷正在和新纳的侍妾敏儿绸缪倍至,就被太太的贴身丫鬟翠盈叫了起来,心里很不高兴,小丫鬟帮他穿衣服的时候,他一直板着脸。

????柔美无骨的敏儿没有起来,玉体横陈,似乎酥倒在了床上,娇声道:“老爷,奴家等你……”

????她的声音低低的,涩涩的,带着一股媚意。

????高四老爷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摸了敏儿一把,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高四老爷进去的时候,高琏趴在母亲怀里,唱的艳歌已经变成了“玉楼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须作一生拚,尽君今日欢……”

????高四太太沉着脸,看向惊呆的高四老爷。

????高四老爷心里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惊喜,而是想杀死高琏灭口。他阴沉着脸,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道:“我去禀报父亲!”

????高四太太一惊,她瞪着眼睛道:“谁也不许动我的女儿!”

????高四老爷看都懒得看她一眼,道:“头发长见识短!你除了在内宅吃醋害人还会什么?”

????他起身走了出去。

????赵贞在外书房见了许侯二位神医。

????这两位在王妃面前一幅道貌岸然世外高人的模样,可是在王爷这里却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快把赵贞给烦死了。

????可是,烦归烦,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很感激许文举和侯林生对朱紫的救命之恩的,所以一向诸多的包容。

????许侯二位进来之后,赵贞一反常态地屏退了所有人,包括平安喜乐四个亲信小厮,还吩咐林蕉瘦和林雪蛰站在距离书房门口二十步远的地方,远远看着,不要让人接近书房。

????林蕉瘦和林雪蛰以为王爷要谈的是什么军国大事,虽然心里很诧异怎么和这两个冤大头大夫谈军国大事,但还是瞪大眼睛认认真真监视着书房门口。

????赵贞和许侯两位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许文举和侯林生虽然性子佻脱,但深知王爷对于王妃的宠爱程度和在乎程度,谈到王妃的时候绝对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侯林生道:“王爷,您真的不想再要了?”

????许文举也瞪大眼睛,等着王爷的回答。

????赵贞背脊挺直坐在书案后边,垂下眼帘道:“起码今年不能要。”

????许文举和侯林生相视一看,似乎都有些明白了。

????许文举想了想,道:“王爷,其实王妃的身子骨早已恢复了,继续饮以前的那种避子汤也不错!”

????赵贞闻言,脸微微僵了一下——为了这个避子汤,朱紫以前同他不知道怄了多少次气——他不愿意多谈这些,直接问道:“你们的结果出来没有?”

????听到王爷问这个,侯林生和许文举一下子认真起来。王爷把许给他们的黄金交给他们之后,就又布置了一个任务——查明每月到底何时与女子同房女子会怀孕。

????侯林生看着许文举,微微点了点头。

????许文举站起身道:“世间皆以为最佳受孕时间是女子月信之后,我与老侯却认为是女子两次月信中间,只要在这几日同房,女子就会很容易怀孕,其它时间,倒是无妨。”

????“当真?”赵贞凤眼微眯,眼神深幽,盯着侯林两位。

????许侯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感受到王爷这样的目光,顿时感到了一丝重压。最后还是许文举抗压能力强一点,道:“王爷,这是我们多年来的经验,不会错的。”

????赵贞这才点了点头,身子也有些放松,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看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有了金子,为何不去买房置地娶妻生子,怎么还赖在我府里?”

????许文举和侯林生多机灵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王爷问完正事已经放松了下来,马上打蛇随棍上。

????侯林生贱兮兮笑道:“小人这不是舍不得王爷您么!”

????赵贞觉得身上鸡皮疙瘩粒粒鼓起,瞪了侯林生一眼。

????许文举笑着道:“王爷,小人还等着侍候王妃生三公子四公子五公子呢!”

????听到他提朱紫,赵贞脸上的瞬间放松起来,道:“有个小郡主也不错!”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金色的夕阳看似热烈,可是却带着一丝寒意。

????赵贞走在回延禧居的路上,脚踏在林荫道被朱紫特意吩咐人留下的树叶上,默默计算着朱紫上次月信的时间,最后算得这几日自己都可以尽情尽兴,他心里不由自主轻松起来,步子也轻快很多。

????他少年的时候,向往的是那种冰清玉洁仙子般的女子;自从有了朱紫,他更珍惜这种尘世里彼此同心携手的庸俗幸福。

????赵贞回到延禧居的时候,银铃等人在院门口的值事房守着。

????他径直进了卧室。

????朱紫正坐在卧室窗前的罗汉床上为他缝着衣物,看他进来了,也不起身,只是笑着道:“今日怎么回来得这样早?”

????她嘴里说着话,身子却是不动。

????赵贞走过去,站在旁边,看着她用牙齿咬断丝线,把针收起了起来。

????“来,试试这件袍子!”朱紫站起身,伸手就去解赵贞的衣物。

????赵贞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地任由她动作,垂下眼帘,他的眼睛看向朱紫的胸前。

????朱紫午睡起来之后,一直在房中未曾出去,所以只是在抹胸外加了一件窄袖衣,却未曾系带,松松地敞着衣襟。

????赵贞低着头,看着她胸前两团雪白中间的沟壑。

????朱紫踮着脚,脱下了赵贞的外袍,放在了罗汉床上,正要弯腰拿起新做的袍子,冷不防就被赵贞抱了起来,放在了罗汉床上。朱紫一边挣扎一边道:“早上不是才弄过么……”

????赵贞压在朱紫身上,寻着她的嘴唇,唇齿辗转吸咬,把她未完的话全吞了进去。

????朱紫百忙之中犹自挣扎着:“要不,先去洗个澡?”

????她知道赵贞是有些洁癖的,想以此转移他的注意力。

????赵贞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身子,终于放开了朱紫已经被啃咬得红肿的唇。

????朱紫想着自己的转移大法成功了,顿时大喜。

????这几日,赵贞一直缠着她,不依不饶的,一挨着她,就有跃跃欲试腾身上马之势,把她弄得腰都有些酸了。

????朱紫想起自己前几日很盼望这个事情的心情,就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正在走神,却发现身子一轻,却是被赵贞抱了起来。

????赵贞抱着朱紫向净房走去。

????他一抱起朱紫,就发现朱紫比前些时候重了一点,身子更软了,腰上摸上去肉肉的软软的。

????赵贞觉得很有成就感,他极喜欢朱紫丰满一点的样子。

????朱紫穿着衣裙被赵贞放在了宽大的浴盆里,还没来得及抗议,赵贞已经在后面抵住了她。

????数度风雨之后,赵贞搂着朱紫睡在了床上。

????朱紫身体困倦,朦朦胧胧正要睡去,听到赵贞问道:“如果要报复一个女人,用什么法子最好?”

????朱紫闭着眼睛,大脑开始带入:“让她的丈夫不爱她,让她最爱的人受伤害……”

????说完,朱紫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忙道:“不过,千万不要伤害孩子啊!”

????赵贞搂紧朱紫,感受着那绵软温热的触觉。

????他早就发现了,自己大概是有些缠磨朱紫的,只要裸身挨着朱紫的肌肤,就会有很快慰的感觉。

????这是一种病态么?

????赵贞想着这个问题,很快睡着了。

????赵贞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刚下床,就听见朱紫的声音从外间传来:“阿贞呐,快快醒来吧,姐姐我给亲手你做了好吃的手工面哦!”

????朱紫原本是趁着赵贞睡着开玩笑的,谁知她一掀卧室门口的珠帘,就看到一身中衣站在她面前的赵贞,顿时吓了一跳。

????赵贞却没说什么,淡淡地问:“手工面在哪里?”

????朱紫怕他生气,忙道:“面条已经擀好了,我现在就去下!”

????说罢,落荒而逃。

????看着她急急忙忙逃走的身影,赵贞嘴角悄悄向上弯起。

????第二日,因为睡得早,赵贞和朱紫一大早就起来了。

????赵贞要去外书房,一大堆的事情正等着他呢!

????朱紫得去正房——为了那次白昼宣-淫,她已经在延禧居躲了三天了!最后,对小包子和小馒头的强烈思念,战胜了她的羞耻感,在隐居延禧居三天之后,朱紫,终于迈出了延禧居。

????赵贞刚进书房,淳小雨和周青就过来见他。

????淳小雨上前一步道:“禀报王爷,金京信报,已经把人送入高四太太的桂香院了!”

????赵贞没有说话,脑子在快速地计算着:这个烫手山芋还给了高府,够高四太太烦恼一阵子的。

????他眼睛看着淳小雨,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白统领已经布置好了,他请示王爷,捉住那个女奸细后要不要押来润阳。”

????“不用了,审完之后,交给他处理,”赵贞脸上没有表情,“何元答应我的条件没有?”

????周青上前道:“何大人同意了,何二小姐已经被送到了郊外别院。”

????赵贞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点忙,所以第一更晚了些,不过很丰满哦!

????第二更在晚上八点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