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98第九十八章 接急报连夜离府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朱紫趴在赵贞背上,赵贞的手分开她两条腿,托着她的小屁屁,使她保持着小腹不接触自己背部的状态。

????雪花继续飘落着。

????赵贞身材高挑颀长,宽肩细腰长腿,虽然称得上精壮,背部却并不算宽厚。

????朱紫把脸贴到了他的背上,感受着赵贞的身体。

????这个时候,赵贞其实应该说几句花言巧语来增进气氛哄骗朱紫的,可是赵贞不善言辞,只是坚定地背着朱紫往前走,他想为她遮住世间的风雨冰雪,带给她一生的温暖和安逸。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一起走过了三年多的时光。

????三年的时间,终于使他们认识到了彼此的心,也终于确定了一起走下去的决心: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要一起走下去,互相扶持,互相照顾,互相包容,白头偕老,做一对最最平凡的夫妻。

????回到延禧居之后,朱紫让人送上了提前准备的冰糖炖梨。赵贞不是特别喜欢吃甜的,所以她特意交代过只放一点点的冰糖。

????赵贞一碗冰糖炖梨还没喝完,朱紫已经忙忙碌碌地把赵贞洗完澡需要换的衣物整理好了。

????等两个人安顿下来,已经到子时了了。

????外面先是远远传来零零星星的爆竹声,紧接着,爆竹声越来越多,很快响成一片——新的一年来到了人间!

????朱紫催着赵贞早点睡:“明日咱们还要给太妃请安,南疆百官还要来给你请安呢!”

????高太妃曾和朱紫提起过,自从赵贞十二岁离开京城,母子俩就没有在一起度过春节了。

????正因为如此,朱紫很重视明日的拜年请安,

????临睡前,她又交代了一次:“明日可别忘了先给太妃娘娘请安拜年!”

????赵贞慵懒地拥着朱紫,在朱紫头上吻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躺了一会儿之后,朱紫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推了推赵贞:“我听说润阳城的百姓,大年初一都要到寺庙拈香祈福参拜的!”

????赵贞此时温香软玉在怀,心情很好,满口答应了:“明日带着母妃、你和小世子一起去!”

????“嗯。”朱紫满意极了,拱进赵贞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朱紫动了动,醒了过来。

????她依旧很瞌睡,眼睛根本睁不开,伸手就去拍赵贞,甫一接触,却觉得触感不对,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怀里抱着的哪里是赵贞,分明是一个绣花软枕头!

????听到卧室里有了动静,清水清珠忙走了进来。一进来,她们就禀报道:“寅时外书房送来了急报,然后王爷就带着人去了京郊别院,说是今日怕是回不来了!”

????朱紫先是呆住了,接着便开始捶床:今日可是大年初一头一天,别说等着赵贞去请安拜年的高太妃了,就连候在王府大殿等候朝拜的润阳百官也没法交代啊!

????一直到起了床开始盥洗,朱紫还在生气:她实在是不知道,这大年初一没了南安王,自己该如何收场。这个赵贞,一向那么严谨,如今怎么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呢?

????因为怀孕有些浮躁的朱紫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她昨夜还在发誓,为了今夜赵贞背她这一次,她要原谅赵贞一千零一次呢!

????盥洗完毕,朱紫对赵贞的那一点埋怨已经烟消云散了。她开始站在赵贞的立场上想问题:赵贞接到的急报一定很严重,严重到他连觉都不睡,年也不过了,抛下家人立刻走了。

????她开始为赵贞担心起来。

????朱紫想起昨天晚上赵贞回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自己就笑,也不是很明显的笑,就是凤眼微不可见地弯了弯,或者嘴角往上翘起,怕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他是在笑。

????朱紫想着想着就有些出神,这时清珠和清波正在帮她梳妆,看到朱侧妃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淡淡笑着,脸颊微红,都猜想朱侧妃是在思念王爷,不由得相视一笑——这两位真是太恩爱了!

????换好衣服妆扮好之后,朱紫站在水晶镜前,看着水晶镜里那个身穿水红色侧妃礼服的美丽女子——高贵的盘龙髻,侧妃专用的镶蓝宝金步摇,水红色锦绣礼服,衬着年轻的容颜晶莹的肌肤,虽不算绝代容华,也算是美人儿一个了。

????朱紫站在水晶镜前自恋了一会儿,最后看着身上水红色的侧妃礼服叹了口气:将来若是没能做到赵贞的约定生够三个儿子,按照赵贞的执着程度,怕是到了四十岁还在拼命努力生儿子,而且怕是要到了四十岁还穿着这水红色的侧妃礼服了!

????十八岁的时候,穿上水红色不显俗艳,只添娇嫩;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还穿着水红色,大概只剩下装嫩和不好意思了。

????想着想着,她又开始想赵贞了,不知道赵贞这么急离开,到底是因为什么,另外,也怕赵贞穿得太薄吃得太少。

????总之,真的是各种的担心啊!

????朱紫到正房的时候,高太妃已经起来了,已经按品大妆,正端坐在正堂的雕螭红木案旁边饮茶呢!

????高太妃看到妆饰娇艳的朱紫进来,也是满脸的笑,一边让黄莺拿出红包,一边道:“你有着身孕,礼节上去去意思就行,不用跪了!”

????朱紫带着笑,却依旧规规矩矩跪了下去,给高太妃行了个大礼。

????朱紫接了红包之后,在高太妃旁边的大椅上坐了下来。高太妃一边吩咐人给朱紫端一碗枸杞莲子八宝茶,一边解释道:“贞儿因为急务,凌晨的时候就去了郊外的别院,怕打扰你休息,就没有叫醒你!”

????又抿了一口茶,接着道:“他也安排了王府的长史官去晓谕润阳百官,命他们不用到大殿来请安了,在家安享天伦即可!”

????朱紫这才知道赵贞已经都安排好了,高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心里有点感叹自己太操心了,有赵贞在,自己还用得着操心么?他什么不替自己打算好?自己只需听话就好了!

????这时候赵梓也醒了,他一醒就要寻找祖母的,被乳燕抱了出来,来看祖母高太妃。

????谁知道刚出来,他一见到母亲在座,就抛弃了方才心心念念的祖母,挣扎着要母亲。

????朱紫抱着赵梓亲了又亲,这才抱着赵梓给高太妃拜年。

????高太妃是第一次这么过年,开心极了,为赵梓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高太妃和朱紫带着赵梓吃大年初一团圆饭的时候,赵贞正在郊外别院忙碌着。

????昨夜子时,樊维斌和白子春接到了金京暗桩送来的飞鸽传书,觉得事关重大,忙连夜过来禀报王爷,谁知在外书房遇到了同样连夜从郊外别院赶过来的赵富。

????赵富先前也和赵雄赵壮他们一样,是赵贞的小厮,后来赵贞发现他在机械和药剂方面颇有天分,就把他提到外书房,专管设计室的事情。赵富性格内向,只要能够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个月不出门都可以。

????王爷年前把设计室搬到了润阳郊外别院,赵富也跟着搬了过去。

????王爷除夕之夜回了王府,赵富不愿意回来,就自己留在那里继续钻研。

????这三人都是南安王的亲信,素来熟悉,也不管正是深夜,一拍即合,就央了韩秀川去报南安王。

????韩秀川怕是急事,不敢耽搁,跑到了延禧居外院,发现正是赵雄值班,大喜过望,直接把事情告诉了赵雄。

????赵贞被赵雄隔着窗子叫醒之后,很快就起身了。

????临出门,他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朱紫,心里忽然生出一股缠绵之意,恋恋不舍的,就是不想离开。他俯身在朱紫唇上吻了一下,刚触到朱紫柔软温暖的唇,他就感觉浑身一麻,颇想把这个吻加深,可是又知道接下来自己一定会刹不住车,只好一触即走,直起了身子。

????可是,他还是觉得有一点意犹未尽,就又把手伸到朱紫身上摸了几摸。朱紫的胸部好像变大了一点,一手无法掌握;腹部依旧不太明显,蜷缩在那里,只是微微凸起一点点。

????最后,赵贞在朱紫屁股上捏了捏,只觉得滑腻香软,索性轻拍了一下,过过干瘾。

????这时候朱紫动了动,似乎要醒,赵贞忙把一个绣花软枕头塞入朱紫怀中。

????朱紫抱着软枕头,以为是赵贞,蹭了蹭,很快又睡熟了。

????赵贞这才满足地离开了。

????他边走边想,朱紫寄存在自己这儿的那一百巴掌,总要找个理由给打回来!不打实在是不过瘾啊!

????他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怪异,看见朱紫就高兴,就想亲一亲,摸一摸,捏一捏,难道自己把朱紫当成小狗或者别的什么宠物了?

????到了外书房的侧门,赵贞个子高,伸手就从路旁的树枝上抓了一把雪。

????跟在后面的赵雄和韩秀川不知王爷如此动作有何缘故,也跟着抓了一把雪。

????进了侧门,赵贞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一边把手里的雪搓在了自己的脸上。

????赵雄和韩秀川一愣,两人齐齐把手里的雪给抛了出去,落在书房院子的地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白子春和樊维斌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又共事多年,一向交好,平时连房子都挨在一起,堪称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如今见王爷来了,两人心有灵犀并肩向前,快要到书房门口的时候,走在右边的樊维斌用肩膀把打算抢先进入的赵富往右边一顶,掀开帘子,让白子春进去,然后自己对着气急败坏的赵富嘻嘻一笑,紧随着白子春进去了。

????徒留气急败坏吹胡子瞪眼的的赵富冷呵呵候在门外。

????进书房之后,两人一起行了个礼。

????白子春先率先禀报:“刚刚接到急报:东枢使者被接到了东城一个不显眼的院子,后来坐着一辆马车出来,直奔姑子庙,两刻钟之后马车离开姑子庙,又隔了一刻钟,三个骑马的黑衣人出来,去了皇宫,从晋安门入的宫。”

????赵贞临入外书房前搓在脸上那一把雪,祛除了他的睡意,也令他白皙的脸带了点微红,更衬得眉毛浓秀凤眼幽深。听了白子春的话,他微一沉吟道:“皇帝怕是想要联合东枢,具体目的还不知道,不过一个月后一定会有动静!”

????他看向樊维斌:“命你的人紧跟东枢使者,要一直跟到东枢境内。”

????樊维斌答应了一声,后退了一步站定。

????赵贞又对白子春说:“调查章福记大老板章琪,越详细越好!”

????白子春答应了一声,也后退了一步。

????樊维斌和白子春一前一后出了书房门,看到赵富还在对自己怒目而视,不由大是开心,得意洋洋地离开了。

????赵贞听了樊维斌的白子春的禀报,只是觉得心里有了谱,并不动容;可是听了赵富的话,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喜色。

????他立刻站起身来,道:“我现在就去!”

????赵贞来不及披上披风,直接骑上马就走。

????赵富等人忙骑马赶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奉上!